寻路网论坛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查看: 285|回复: 0

“虽然人死了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23-6-17 11:00:22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 来自 江苏省南京市

马上注册,结交更多好友,享用更多功能,让你轻松玩转社区。

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,没有账号?立即注册

x
第四十四章 人言可畏
“对没错!”在她一旁,张天道也有样学样。“你无路可走了,自己出来吧!”
楼顶的另一边,几乎所有人都义愤填膺。
他们都觉得,黄子兴就是那道德败坏的强丶奸犯,言语间毫不客气。
“黄子兴,到底发生了什么?你可以说清楚,先把枪放下,莫要猖狂。”
只有鄂四悔,他不仅没有跟风,反而高声对着后者询问。
可程芷等人却不依不饶。
“鄂老年人得牛皮癣的原因会是哪些四悔,你什么意思,这样猪狗不如的禽兽,还要让他活着么?”
“对,杀了他,这个人渣!这个强丶奸犯!”
黄子兴自然不会出来送死,两方的对峙僵持下来。
就在这时,从自来水厂赶回来的唐九悯和柳子云也刚好目睹听到这一出大戏。
柳子云看了看唐九悯,后者反应冷淡,拿着平板观察,丝毫没有管事的意思。
他只好独自赶过去。
在这过程中,柳子云心里不可避免升起阵阵怒火,因为到了如此危急的时候,黄子兴居然还敢做出那种天理难容的事!
很快,柳子云就赶到了小楼下面,他举起枪瞄准黄子兴后背,并且扬声警告对方。
“黄子兴,放下手枪!”
“我们不在的时候,你究竟干了些什么?!”
随着柳子云的声音响起,躲在外墙后面的黄子兴,自然也听到了那道保险打开的清脆声音。
咔嚓咔嚓。
黄子兴拳头握紧,就连那逐渐变长的指甲,镶进肉里也没有感觉。
又是这样,一上来就指责他!
对,没错!这群人,就是这么不问青红皂白,将过错全推到他身上!
“我他妈干了什么?怎么不问问你们都干了些什么?!一群瞎眼的!”
楼顶,鄂四悔发狂的咆哮者,声音越来越低沉,一块块砖石被他从楼上扔下,砸向柳子云方向。
“柳警官,先别开枪!”而另一边,鄂四悔听到这话,则皱眉沉声开口:“我想也许有我们不知道的误会。”
然而,鄂四悔的话立刻遭到程芷等人的驳斥。
“你怎么还要给这种垃圾说话?”
“鄂四悔!我们可是一起去围墙那边看过,外面什么情况你应该明白,为这么一个人渣浪费时间?别开玩笑!”程芷瞪了一眼鄂四悔。
听到众人的指责,鄂四悔只好闭嘴,但他的话却传到柳子云的耳朵里,令后者不由皱眉。
这么说来……
柳子云手腕一偏,将对准黄子兴的枪口移开。
“黄子兴,冷静下来,现在我的枪口没有对准你,赶紧把误会解释清楚,这一切到底怎么回事!”
“你把枪放下,我会保证你的安全。”
“我和唐九悯刚回来,所以不清楚怎么回事,蓝晨琳那边怎么了?”
“我不介意浪费时间,我会听你解释,查清楚的!但你必须相信我,和我说实话。”
谁知,听到柳子云这番话,黄子兴突然情绪激动的大喊起来,声音特别暗哑。
“你们不会!”
“你们从来不会听我解释,从来不会相信我......”
在黄子兴对面,程芷立刻嚷了回去,“这种人有什么值得相信的?!”
“我们几个在休息时,听到蓝晨琳那边传出惨叫,等我们赶过去,就发现蓝晨琳衣衫不整死在地上,但这畜牲却往外跑!”
“证据确凿,亲眼所见!还废什么话!”
“这种男人,全是畜生!”
程芷仿佛回忆起某些极差的记忆,一口咬定黄子兴的过错。
旁边的鄂四悔不禁皱了皱眉,没有说话。
但在平房对面,柳子云却没有因为这个插曲而停止询问,反倒继续开口:
“黄子兴,我需要你亲口说出事情经过,你要相信我,我是警察!”
听到柳子云的话,黄子兴眼皮子狠狠抖动一下,缓缓睁开。
只是……
他的眼睛已经开始变得浑浊,丧尸病毒在体内不断肆虐,吞噬着正常意识。
黄子兴强撑着站起,这会儿还保留着一些清醒。
从进入试炼到现在,这是他第一次获得机会,一个向大家解释清楚情况的机会。
他特别激动,浑身颤抖。
终于有人肯听解释了,不管有没有人相信,他只想清楚的说出来!
偷取食品的事,不是他做的!关于蓝晨琳的事,也要说明白!
还有于礼......对!自己曾经想着救他!
于是,黄子兴强忍着脑中暴虐的情绪,也不管自己死活,面向众人,想要开口说话。
“吼……”
结果开口的第一个音节,居然是丧尸的嚎叫声。对此,黄子兴眼里露出惊慌的神色,紧接着他更是恼火异常。
他必须把话说出来,通通说出来!
于是,黄子兴努力压制自己的嗓子,再度开口。
“吼!!!”
可惜,不刻意压下嗓子还好,这会儿黄子兴发出的声音,更像丧尸了!
对面、楼下,所有人听到黄子兴发出吼声后,顿时感觉到不对劲。
距离黄子兴怎么护理寻常型牛皮癣不远,程芷第一时间看向黄子兴,仔细打量对方状态。
她抬起手提醒其他人。
“不对劲,他应该是丧尸感染了,难怪会对蓝晨琳做出那种事,因为他根本就不是人了。”
“吼!吼!吼!!!”
黄子兴特别激动,大声想要说些什么,但发出的同样都是丧尸吼声。
对面的程芷等人,更是不约而同黄子兴开枪。
随着几道枪响,子弹打到黄子兴旁边,令他下意识缩紧身体,躲到矮墙后面,没被击中。
“吼……”黄子兴又发出一道吼声,充满痛苦和绝望。
实际上,黄子兴还保留着自己的意识,可看到眼前一幕,却让他感觉自己强撑的意识顿时溃散大半。
从天堂到地狱,不过如此,这是一种说不出来的滋味。
不知为何,绝望之下,黄子兴回头看向楼下的柳子云。
双方面对面,没有任何遮掩,如果柳子云想要一枪毙了黄子兴,简直是轻而易举。
只是,柳子云没有第一时间开枪,此时他皱紧眉头,盯着黄子兴。
在柳子云看来,虽然黄子兴的外表越来越像丧尸,但他的眼神却不是那种只知道杀戮的丧尸。
他有理智,并且眼神中充满了渴望和不甘。那不是对血肉的本能渴望,而是像要诉说什么的渴望,那抹不甘,更是……
黄子兴想要交流,想要解释。
柳子云脑海里顿时浮现出这么一个猜测。
换作以前,柳子云很可能要一探究竟,可现在的他已经不是第一次进入试炼的那个榆木脑袋了。
看着黄子兴嘴角不自觉流出的口水,柳子云明白对方变成丧尸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,而且应该快了。
咔嚓。
柳子云沉默着,当着黄子兴的面,缓缓抬起手枪。
他抬起头,声音低沉的对黄子兴询问,“你现在能听到我说的话,能理解我的意思吧?”
黄子兴看着柳子云,没有再发出声音,缓缓点头。
只是,当看到柳子云举起枪口的那一刻,黄子兴眼睛里,本就黯淡的光芒,更是彻底沉寂下去。
他的面部已经不受自己控制,就是那么抽搐着、不停流口水的模样,他仅存的理智,只有从那双浑浊的眼睛中,才能看出。
柳子云微微稳住枪口,准备给面前黄子兴一个结果。
但就在这个时候,黄子兴却突然笑了。脸皮狠狠抽搐,笑得有些恐怖。
当着柳子云的面,他动作僵硬的抽出手枪,他闭上眼睛,将枪管对准自己的脑袋。
意识中,病毒变治疗牛皮癣的时候需要注意什么异的倒计时已经归零,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他还有思维能力......
但,他想最后能被人瞧得起。
哪管就一丁点。
“吼——!”伴随用来壮胆的一声吼叫,黄子兴的右手扣下扳机......
与此同时他也听到生命尽头最后两道声音......
“精神药物过量......病毒进化偏移,获取血统......”
砰——
一道枪响,楼顶矮墙后的黄子兴脑袋被直接击穿,再没机会听到系统提示的下半句。
而下一秒,黄子兴的尸体也从楼顶摔下,让警惕无比的众人纷纷一愣。
黄子兴他……自杀了?
面对这始料不及的一幕,程芷微微张了张嘴,说不出任何话。
而张天道则看到鄂四悔转身就往楼梯口走。
“哎,鄂四悔,你等等我。”他看了看外墙那边,一扭头跟着下去。
最后,一群人来到楼下。
在那里,柳子云已经先一步赶到,唐九悯也从远处赶了过来,他们脚边躺着的就是黄子兴的尸体。
鄂四悔走上去渭南专治牛皮癣最好医院,他问,“死了?”
“死了。”柳子云缓缓点头,“死者为大,先把他埋了吧,还有蓝晨琳。”
“好。”
很快,两人找了个地方,将黄子兴和蓝晨琳埋了。
而做完这一切,看着被填平的两座小土包,柳子云却深深叹了口气。
“没想到这个黄子兴还算个真男人,宁愿自杀,也不愿意变成丧尸。”
鄂四悔沉默的点点头。
过了三四秒钟,却又开口,“柳警官,我觉得……我们可能误会黄子兴了。”
“如果程芷说的没错,那黄子兴生前应该是一个人见人恨的恶人,做了很多坏事,但并不意味着他做的所有事都是坏事。”
“现在仔细想想,关于于礼的事,我不清楚,可那时我的确隐约听到了几道枪声。”
“这说明要么于礼开了枪,要么黄子兴开了枪。若黄子兴开了枪,那就算他抛弃了于礼,其实也并没有做错什么。”
柳子云闻言,抬起眼睛,定定的看着鄂四悔,“你什么意思……”
“虽然人死了,但有些事情,应该说清楚。”鄂四悔没有任何隐瞒,继续说出自己的发现。
“而且不仅仅是于礼的事情,后来我去周边巡逻,发现了一些事。”
“我发现厂房内几乎所有侧门都关上了,他一下子站住,甚至连门缝都被人用泥巴堵起来,一看就是有人特意这么做的,虽然没有太大效果。”
“之前其他人都在监控室,只有黄子兴一个人离开。他应该没撒谎,他的确努力做了事。”
“什么?”
柳子云有些惊讶的开口询问,“你确定吗?那些侧门真被泥巴糊住了?”
鄂四悔非常确定的点点头,并表示,“在你们走后,我去检查过,那些弄上去的泥巴还很湿润,绝对不是仓房原本的人做的,只有他满足条件。”
“这样吗……”柳子云凝重的皱起眉头,他不禁低声自语起来,“这是我的问题,当时我应该耐心一点,仔细听他把话说明白……”
旁边的鄂四悔不由回答,“柳警官,就算你能耐心听明白,那你真的能辨认吗?”
“我们当时没那么孕妇银屑病的日常护理方法多时间浪费,犯不着因为这一点事情,特意去查谁对谁错。”
“而且说到底,没人信他,不是么?”
“哎……毕竟一个生前的纨绔恶霸,但凡出现一些不好的事情,大家都会第一时间怀疑他吧。”
柳子云听后,沉默点头。
是啊,哪怕是他,也默认一切是黄子兴做的,她角色转换也没有这么快
在当时那样的条件下,自己很不耐烦,只想着别耽误时间。
这还没完。
因为鄂四悔又继续抛出新的发现。
“至于偷盗食品的事件,我认为那也不是黄子兴做的。”
“刚才我去搬蓝晨琳尸体的时候,在她房间里发现了一些香肠食品包装袋。这东西应该不是黄子兴拿过去的,而是蓝晨琳不知银屑病的饮食上该吃什么什么时候,顺手偷走的。”
听到鄂四悔的一番话后,柳子云神情巨震,他看向面前的土包,眼神充满自责。
“没想到……事情居然会是这个样子……”
说着,柳子云狠狠的扇了自己一个耳光。
“我算个屁的警察......”
柳子云久久不语。
但一旁的鄂四悔却没有纠结太多。
他等了一会儿,见柳子云没有说话,便开口表示,“柳警官,人都死了,没必要纠结那么多。”
“这世上啊,冤死的人太多太多了,我们现在应该赶紧回去了。”
柳子云移开目光,看向鄂四悔这边,略微一皱眉。
不知道是不是错觉……鄂四悔说这句话,似乎意有所指?
但柳子云没有深究,只是点了点头,和鄂四悔一起回去。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问题反馈(免登录)|Archiver|手机版|小黑屋|寻路网论坛 |网站地图

GMT+8, 2024-4-15 08:37 , Processed in 0.034416 second(s), 15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4

© 2001-2023 Discuz! Team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