寻路网论坛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查看: 247|回复: 0

第五一二章 阵法元能核心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23-6-15 09:57:38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 来自 江苏省南京市

马上注册,结交更多好友,享用更多功能,让你轻松玩转社区。

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,没有账号?立即注册

x
第五一二章 阵法元能核心
山神庙中处于一种特殊的黑暗状态,那三只大红灯笼放出的其实并非真正的“光芒”。
从异域邪灵到山神庙,十分畏惧光明。
于是孙大人的权柄落下,山神庙中忽然明亮了起来!整个山神庙立刻就像是被刺中了“要害”,痛苦不堪的扭动颤抖起来,无数的异域邪灵从山神庙中跌落出来。
炎魈的压力倍增,却是一阵狂喜:“哈哈哈,原来你小子还有这一手,太好了!这异域邪灵遇上了咱们爷俩儿,合该灭亡!”
孙大人手中的石锥缓慢刺出。
他的双手感觉到了巨大的阻力,这是纯粹的力量层面上的较量,山神庙所代表的力量,和真实世界力量的对抗。
孙大人不断加力,将自己的全部力量都注入到了石锥当中。可是石锥还是只能推进到了山神庙的大门前。
被那两扇大门死死挡住。
炎魈的九道火焰长河中,淹满了异域邪灵,已经到了极限!他大叫道:“小子,再加把劲啊!”
孙长鸣已经无法从自己的四肢百骸中,再榨取出哪怕一丝一毫的力量。
他心中大呼:“我的好弟弟,咱们家需要你力挽狂澜啊——”
小泥鳅万般不情愿,本来想要将这一次的反哺昧下来,大哥……无所谓的。可是咱家还有三妹呀,唉,大哥不在了,三妹一定会伤心欲绝的。
一股庞大的暖流,从老二那边传过来,孙长鸣全身绽放出强烈的灵光,一声大吼用力将石锥刺进了山神庙的那两扇大门中。
轰——
一团可怕的黑炎冲天而起,整个古灭域轰隆隆的摇晃不停,虚空似乎都有些坚持不住要破碎了。
散布在整个古灭域中的每一位修士,不论是潜藏的还是正在和妖兽战斗的,同时停了下来抬起头。
灭域的天空出现了一道道斑纹裂痕,透过裂痕可以看到漆黑的异域虚空!同时,在异虚空中,出现了一只只怪异的眼睛,贪婪的朝着这个世界张望。
可是不管它们的眼神有多么的渴望迫切,就是无法将自己的触手探入真实世界。
灭域中的一切妖异,也全都停了下来,它们感应到了一股可怕的力量,让它们从魂魄深处无比恐惧,眼前的猎物也顾不上了妊娠泛发型牛皮癣是一种什么病
随后,每一位修士惨叫着倒地,从手腕光花印记位置上,传来一阵钻心的剧痛,就好像自己的魂魄被人用刀子硬生生剜走了一块!等他们浑身大汗淋淋的缓过劲儿来,再低头去看,光花印记居然消失了!
“哈哈哈……”修士们仰天大笑,虽然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,但他们都明白,山神庙对自己的控制解除了。
至于说灵魂被剜去了一块,会不会留下什么后遗症,相比于好处来说,都可以忽略不计。
“是盟主他们做的吗?”
“真心感恩!”
古灭域的进出口,林友武和公孙博被那股黑炎爆发的力量,直接吹出去几十里。公孙博还是因为被林友武拉了一把,否则只怕要在百里之外了。
两人如同皮球一般在地上翻滚蹦跳了不知道多少次,终于停下来了也是狼狈不脱屑是牛皮癣的症状吗堪,来不及整理一下便立刻往回赶。一路上吐了好几口鲜血,到了灭域的进出口望了一眼,终于是长长地吐出一口气,却因此又喷出了几道血沫子。
堵在进出口的山神庙已经彻底消失了。
炎魈双手死死抓着火杖,刺进了地面稳住身形。九道火河来回扫荡,将那些漏网的异域邪灵淹没焚毁。
孙大人站在原地,全身不住颤抖,明显处于脱力的状态,没有再战之力。
夏季银屑病症状减轻的原因?咳咳咳……”炎魈不断的咳嗽这,吐出来一团团的黑烟,终于是将所有的异域邪灵消灭殆尽,询问孙长鸣:“可有漏网之鱼,老夫前去追杀!”
它虽然这么说着,可是本身状态比孙长鸣也好不到哪里去,还有没有能力去追杀……实在成疑。
孙大人的领域一直张开,严密监视着每一只异域邪灵。他仔细的检查了几遍,全身一松瘫在了地上,大笑道:“没有了!”
炎魈松开了手,跟孙大人一样瘫在地上。两位强者毫无形象。炎魈将九道火河收了回来,身上火汗哗哗落下,在地面上烧出来一片孔洞。
孙大人对两个手下一招手:“过来扶一下本大人。”两人连忙上前搀扶——这让炎魈吹胡子瞪眼:“两个小辈好势利!老夫也累的不轻,没人过来扶一下老夫吗?!”
林友武和公孙博顿时犯难:“晚辈倒不是不肯伺候老大人,但……晚辈不想被烧死啊。”
老火猴儿无言反驳,的确是自己犯了常识性的错误。可他就是不肯认错,自己嘀嘀咕咕的:“都怪你们之前不肯刻苦修行,实力如此孱弱……”
两人便是哭笑不得。
他们扶着孙大人出了古灭域,炎魈只能像个真正的老人一样,拄着火杖自己蹒跚的走出来。
到了外面大家回头看去,那一道石山裂缝中,仍旧“漂浮”着那一层虚幻的世界。不过此时,古灭域中虚空结构再次稳固,天空上那些斑纹裂痕已经愈合,那些异域虚空存在,再也不能觊觎真实世界。
孙大人斟酌了一二,道:“此地不可放任不管。”虽说那些异域邪灵已经被全部焚灭,可是这里毕竟曾经虚空震荡,落入了那些异域虚空存在们的眼中。后续它们极可能还会有针对这个古灭域的各种计划。
而修士们往往欲望强大,让他们随意进出这座古灭域,反而可能给原本没什么机会的域外存在们,“创造”出一些机会。
他摸出了联络灵符,下达了一道道命令,很快便会有东狱镇抚司的人员赶来,以阵法封印此处入口,想要进出都需要朝天司的许可。
孙长鸣看了一眼林友武和公孙博:“义士盟的其他人还在古灭域中,盟主准备怎么处理?”
林友武低头想找个地缝钻进去,拱手告饶道:“大人切莫再调侃属下了!这些人要如何处置,全凭大人一句话。”
孙长鸣回想自己以石锥击破山神庙的时候,这些修士应该已经逃脱了束缚,可是魂魄怕是会受到一定程度的损伤……他忽然灵机一动,询问炎魈:“前辈,可否详细为晚辈讲解一下异域邪灵?
它们和晚辈曾提到的红夷蛮种邪神,会不会是同类存在?”
炎魈挠了挠头,道:“并非老夫不肯直言,而是因为这些东西的存在,本身便关联到了某些禁忌,是无法宣之于口的,所以没办法解释的很明白。你让老夫想一想,该怎么说呢……”
好半晌,炎魈忽然一拍脑门:“对了,这么跟你说吧,你觉得凡俗世界和仙界之间是什么地方?”
“仙界和更高层次世界之间,又是什么地方,第149章 重振雄风?”
孙长鸣明白了他的意思,这些地方可能就是所谓的“异域虚空”。
炎魈又接着道:“为什么会出现这种空间,而这种空间中,为什么又孕育出这样的存在?”
“这些东西跟我们、跟仙人之间,是什么关系呢?是不是也有高低等级之分?”
“很多问题无法解释,因为会自相矛盾完全不存在合理性。”
“天轨逆变大劫出现之前,曾有强者怀疑,是这些异域邪灵搞的鬼,但后来更多的证据表明,绝非如此。因为这些异域邪灵也可以入侵仙界,它们可能更希望我们能够飞升。”
孙长鸣也听得一头雾水,更别说林友武和公孙博了。这所谓的异域邪灵,到底是个什么东西?
“至于说它们跟红夷蛮种的邪神是否为同一类存在……老夫感觉红夷蛮种的邪神,其实更像是来自于一个被异域邪灵完全占领的真实世界。是异域邪灵和真实世界强者结合之后的产物!”
孙长鸣露出了惊讶之色,沉思之后才说道:“所以异域邪灵对于真实世界的影响便是如此吗,将整个世界化为邪神统治的领地?”
一旁的公孙博也发现了问题所在:“和灭域中的邪气相似!”
这也正是孙大人想要表达的意思,灭域的来历众说纷纭,但有一个相对大家都比较认可的说法,就是邪气乃是从异虚空渗透而来。
有的灭域乃是隐藏有一道或者几道虚空裂痕,邪气渗透过来。有的则是有着“本源之物”,比如铜棺峡灭域。这些本源之物最初是被邪气彻底污染,进入真实世界也开始向外释放污染。但是天长日久之后,和真实世界颇有些“纠缠不休”的羁绊,所以某些本源之物存在被净化收取的可能性。
不同的灭域邪气的力量有着细微的差异,这个时代的修士们猜测,可能是因为来自于不同的异虚空。现在看来,更可能是因为来自于不同的异域邪灵。
炎魈颔首道:“灭域的力量来源的确是异域虚空,不过这里面的问题十分复杂,老夫也并不是非常了解。”
“比如这一次的山神庙,其实只是一头异域邪灵的分身——这些东西想要进入真实世界,也需要一步步地适应,惯例会先用分身进入,建立一座属于自己的灭域,随后将力量进一步渗透过来,构架起一座【镜界】。有了镜界,它就可以不断地传送分身过来。
等它完全适应了真实世界,才会本体降临,将之前的分身吸纳回来,到了这一步,真实世界的最终结果已经注定——就是红夷蛮种邪神的那个世界。
老夫猜测,山神庙之所以拘禁了那些修士去猎杀祭品,是因为它也不知道这座古灭域,究竟属于哪一头同类。它需要通过这些祭品来熟悉这座古灭域,然后才能鸠占鹊巢。”
炎魈随后又疑惑道:“可是它为什么不直接放出那些【神文】去探索整个古灭域呢?奴役修士是不得不为之,还是本性就喜欢奴役生灵……老夫也不得而知。”
“它又是怎么窃据了山神的神位,万神天宫究竟发生了什么?都需要咱们慢慢探究寻找答案。”
“如果万神天宫已经滑入了异域虚空,被异域邪灵们捕获,对于真实世界来说,绝对是一场超过了天轨逆变的浩劫!异域邪灵会借助源复苏的大机遇,不断地派遣分身,借助神明归位的方式入侵我们的世界!”
孙大人三位心头一震,想到可怕的后果都是头皮发麻。不过孙大人比较客观的分析认为:“情况应该没有那么糟糕。山神庙虽然降临了,可是行事方式来看,束手束脚颇多顾忌,很可能它们想要借银屑病影响肝脏吗助神明归位降临真实世界,也并不容易。”
炎魈点了点头:“但愿如此吧。”
炎魈忽然抬头看向了某个方位,警惕道:“有人来了!”
孙大人道:“是晚辈的下属。”
炎魈有几分不自在,道:“这个世界……在限制老夫的力量。”孙大人对此早有预料。炎魈在古灭域中,有着七阶巅峰的实力,甚至能够借用涅槃大墓操纵八阶真火。
可是出来之后进入真实世界,它身上的真火之力便一降再降,现在大约只有七阶中段的实力。
孙大人幽幽道:“所以晚辈本来想请前辈进入葫芦,里面自成小天地,可以保持前辈的实力水准。”
孙大人有着多重用意,最直白的一个就是,真的遇上了第七大境的对手,比如国师、比如红夷蛮种的七阶信徒,哗啦一下把炎魈放出来,嘿嘿,七阶巅峰!惊不惊喜意不意外?
东狱镇抚司来的乃是一位指挥佥事,带足了人手和各种高阶宝材。毕竟是孙大人亲自己下达的命令,东狱镇抚司上下急于表现。
指挥佥事抵达之后立刻带领手下一起拜见孙大人,小眼神却不受自己的控制的往一旁的老火猴儿瞟去,可能是因为超级强者自带吸引力?
然后指挥佥事一个哆嗦:七阶妖异?!
不对啊,身上并没有妖异的那种邪恶气息……竟然是七阶的先天之灵!果然是源复苏的大时代啊。
孙大人只跟他介绍了林友武和公孙博:“这两位,是我朝天司新晋的供奉,这位林供奉乃是第六大境,一应待遇比肩赵逍遥阁下。这位公孙供奉乃是第四大境,足智多谋见多识广。你配合他们在此地执行任务。”
“属下遵命。”
孙长鸣又跟林友武交代道:“你传令所有的【义士盟】修士,马上离开古灭域,他们出来之后,就将他们暂时收押,独立编成一营,随时监视他们会不会有什么异变。”
“给他们三天时间,还白癜风出现的危害有什么不出来的话,你就带人进去抓出来,若是反抗不从,那便杀了,万万不可留下后患!”
异域邪灵的事情非同小可,容不得妇人之仁。
“处理好此地的事情之后,你们再来氓江都司找本官。”
“遵命。”
孙大人转向炎魈,拱手相请:“前辈,我带你去看看红夷蛮种的罪证!”一老一少离了首乾山,孙大人并没有带着炎魈老前辈施展“破虚”神通,他另有安排。半路上有一艘天机舰接了两位,以最快的速度冲向了那座海岛。
炎魈经历了久远年代之前的“修真大繁荣”,见到天机舰这种机关术造物,称不上震惊,倒也是颇有兴趣,在船上四处看了之后,道:“本来以为如今这个年代,必然是大落后的;想不到你们也有些巧妙的心思,这飞舟做的就不错。
便是在我们那个时代,也算得上是一件不错的飞遁法器。”
孙大人带着炎魈,从氓江都司往南,行程纵贯整个南尼国。红夷蛮种在大吴朝境内留下的那些罪证,尤其是南尼国的所作所为,都是令人发指的。炎魈看了之后,眼中的火焰越发浓烈了。
等他看到一批“夷奴”被孙大人的手下押送,准备卖往九巫妖廷,立时便对孙长鸣大加夸赞:“痛快!报仇便要如此。说什么大度、释然、放下之类狗屁话的那些人,让他们亲身经历一下受害者的苦难,你再看他们还能不能空口白牙的大言不惭!”
孙长鸣微微一笑:“晚辈也是这个想法。”
炎魈靠近一些去看那些夷奴,分外嫌弃道:“这些家伙身上的黑毛比老夫我还多,他们真的是人吗?怕不是半人半兽吧?脖子这么红,味道这么臭,老夫是不会承认他们乃是同族的……”
孙长鸣似西安哪家牛皮癣治得好乎没有注意到他这番话中的语病,传令天机舰改变航向,带着炎魈去了海上,炎魈对红夷蛮种已经充满了鄙夷和仇恨,对孙长鸣的计划便十分认可:“老夫还要最后确认一下,你拿了这些虚空玉沙,真的是要用于远征红夷蛮种。”
“前辈请随我来。”
那座海岛已经被严密封锁起来,外部设在海底的遮蔽幻阵也正在紧锣密鼓的建造。岛上的大型虚空通道的构建,倒是暂时停下来,就是因为缺少了那几种关键的高阶宝材。
岛上主持工作的乃是天玄阁主——这老头虽然对孙大人“算计”自己满肚子牢骚。可是真的做起事情来、尤其是通往红夷蛮种大陆的虚空通道,这种和他专业特别对口的事业,阁主只是最初几天心里有些抗拒,然后整个人就沉浸其中,不可自拔,第572章 她是个干脆的人_0
孙大人给他安排了一些人手辅助,阁主大人觉得不如自己的师弟、弟子用得顺手,就把天玄阁的上上下下,全都唤了过来,门派上下都在给孙大人做工……
不得不说,天玄阁上下都跟阁主一个德性:刚来的时候暴跳如雷,我们跟孙长鸣不共戴天!做了几天之后,不知不觉得就变成了:诶,这个难题好像有点意思啊,待我大显身手,把它解出来,那种成就感,爽的不要不要的!
不过终究是因为缺少了关键宝材,能做的部分都做完了,天玄阁上下被迫停工。有许多虚空阵法结构,他们已经有了解决方案——最要命的是,门派中不同人有不同的解决方法。你说你的方案是最优解、我说我的方案还要更胜一筹,那就只能真的做出来,才能决出高下胜负!
偏生没有宝材,第一千零七章:江腾的疑心,做不出来……可以想象天玄阁众人是何等焦急并且雾草的心态。
朝天司衙门守在岛上的人员,也是第一次见到天玄阁这种宗门:他们能够一天吵到晚,谁也不能说服谁。哪怕是一个辈分最低的弟子,也敢于在虚空阵法问题上,跟阁主吵上一整天,最后互相指着鼻子破口大骂。
朝天司的人也是服气,可能正是因为这种氛围,天玄阁才能够成为整个东土“虚空造诣第一”吧。
孙大人的天机舰降落在岛外,阁主带着众人急迫赶来,怀着极大的期待,希望孙大人带回来一些高阶宝材,让他们可以进一步验证各种虚空阵法结构。
阁主跑到了一半,速度就慢了下来,口中念叨着“没有期望就没有失望”,反复不停,好像念咒语一样。其他人也猛然醒悟过来,百爪挠心啊:八阶宝材啊,孙大人出去一趟,就真能找到了?
怕是会空手而归吧,我们满怀期待迎上去,最后还是没有宝材,无法验证谁的方案才是最优解,岂不是更加痛苦?
他们慢慢吞吞来到了海边,恰好看到孙大人引着炎魈走下了天机舰。天玄阁主看到炎魈就眼前一亮,连连称赞道:“七阶的先天之灵!而且还是真火力量,哈哈哈,这可真是太好了。大人果然有一颗七巧玲珑心,构思巧妙在下佩服!
您抓了这一头先天之灵回来,是准备将它作为整个大阵运转的核心供能部分吧?再配合灵玉,这个能量核心强大又灵巧,还附带灵智,实在是完美……”
炎魈一张火脸变得黑红黑红,身上的真火之力轰轰的往外炸。孙长鸣也吓了一跳,阁主大人,你也太敢想了!
他急忙拦住阁主,介绍道:“这位是炎魈前辈,他老人家有一壶虚空玉沙,足够咱们使用。但是给不给要看老前辈的心情。”
阁主抚掌赞叹:“大人高明啊!先把虚空玉沙从他手里骗过来,然后再把他安置在阵法中作为能量核心,一箭双雕物尽其用……”
咚!
天玄阁主飞了出去,炎魈老前辈含怒出手,这一击快的在场所有人没有一个看清楚。
/62/62993/18945269.html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问题反馈(免登录)|Archiver|手机版|小黑屋|寻路网论坛 |网站地图

GMT+8, 2024-4-24 04:41 , Processed in 0.026770 second(s), 15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4

© 2001-2023 Discuz! Team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